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正案草案:期待引領民辦教育新發展

更新時間 : 2016-11-07 12:52:15

來源:廣東省教育研究院

    近日來,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分組審議《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正案草案》(三審稿)。同過去幾次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正提議一樣,本次修正案草案相關內容受到社會強烈關注,引起全國人大代表、民辦學校舉辦者、民辦教育研究專家學者等諸多人士廣泛熱議。其中,有小部分人對修正案草案表現出十分擔憂的態度,更有甚者認為此次修法是開歷史倒車。筆者認為,較之過去的《民辦教育促進法》,本次修正案草案具有實質上的突破與創新,呈現出三大亮點。 

    一、直擊客觀現實:創造營利民辦學校辦學合法空間
    在新《教育法》實施之前,很長一段時期我國相關教育法律是嚴格禁止民辦學校以營利為目的的辦學。即便是2003年及2004年先后實施的《民辦教育促進法》及其實施條例中給予舉辦者“合理回報”的制度安排,這一所得是屬于獎勵性質的,而非資本利潤。從法律角度上看,迄今為止國家仍是不允許營利性民辦學校的存在。但眾所皆知的事實是,我國民辦學校基本特征是投資辦學,尋求利潤是資本本性使然。法律禁止學校營利與社會資本謀利本性之間的矛盾,從某種程度上誘致了民辦學校辦學過程中尤其是財務管理中諸多違法違規亂象。顯然,這不利于民辦學校持續健康發展。而本次修正案,第一次承認營利性民辦學校的意義價值,從法律上保障營利性辦學合法空間,這是對過去民辦學校只能非營利性辦學傳統思維的一次全新突破。營利性的民辦學校不必再“尤抱琵琶半遮面”,隱藏資本意圖及行為。“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營利性制度的供給,為社會資本合理牟利提供了堅實的合法性。

     二、強化分類治理:助推營利性和非營利性民辦學校公平發展
    正如要求公平對待公辦與民辦學校一樣,營利性與非營利性民辦學校的法律地位同樣是公平的。營利性與非營利性民辦學校本身并無優劣、貴賤、高低之分,兩類學校都是社會主義教育事業發展的組成部分,分別給予相應支持是政府公共教育管理的應有職責。本次民促法修正案,第一次明晰了營利性與非營利性民辦學校的邊界,為解決民辦學校支持優惠政策難以執行的困境提供了突破口。由于營利性和非營利性民辦學校在辦學目的、運作模式、治理機制等方面存在很大區別,這必然要求政府政策支持和管理方式體現差異化。政府作為公共資源調節者和分配者,優先鼓勵支持非營利性學校發展,不僅符合其組織機構的公共性品格,也符合當前廣大人民群眾的教育文化觀念。但優先非營利性民辦學校,并不代表歧視和反對營利性民辦學校,兩類民辦學校只是存在政策支持方式方法的差異。如,對于捐資辦學的民辦學校,理應享有作為非營利性組織的免稅政策待遇;相反,投資辦學的民辦學校,政府應給予更大的市場自主權。進行分類治理,差異化扶持,其目的恰恰是助推營利性和非營利性民辦學校公平發展。
    三、凸顯公益導向:恪守義務教育發展的公共品格
    公益性是現代教育的基本屬性、發展原則。促進社會公平、彰顯公共性,是學校發展的應有價值和功能。民促法修正案草案“禁止實施義務教育的營利性民辦學校”,并不是如部分人所談的“是對社會資金辦學重新增加的限制和約束”,實際上,這是對過去禁止舉辦營利性學校政策的部分延續和保留,不存在所謂“法律倒退”的事實依據。國家之所以有選擇地放開其他教育階段舉辦營利性民辦學校,是由義務教育公益性的特殊性決定的。在所有教育階段,義務教育的公益性程度最強。義務教育是一個人成為社會良好公民所享有的基本權利和義務,是一個國家教育事業發展的奠基性工程,具有強制性、普惠性、免費性、開放性等特征。為保障義務教育公益性的最優化,現代國家普遍將義務教育納入政府基本公共均等服務范疇,其承擔責任的主體是政府舉辦的公辦學校。禁止義務教育階段營利性民辦學校,這也是世界其他國家教育改革發展的一貫政策經驗。
    一如過去、現在、未來的任何一部法律法規,其本身都不可能盡善盡美。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正案草案的突破與創新,深刻總結和吸取了近十幾年來民辦教育促進法施行的寶貴經驗,為民辦教育更好地改革發展提供了新的藍圖、框架、路徑,對規范、促進、扶持民辦學校轉型發展具有里程碑意義。當然,要使法律轉換成理想的現實目標,操作過程需要慎思慎行,大量的配套政策及制度細則需要制定完善,如存量民辦學校的產權分割與處理、營利性與非營利性民辦學校的相關支持系統,等等。這不僅有賴中央層面的決策支持和頂層設計,更需要地方各級政府的執行智慧和細致落實。可以預見,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正案的最后通過,必然會給民辦學校發展帶來短期陣痛,但從長遠來看,民辦學校將迎來新的發展空間、新的發展形態、新的發展前景,在建立健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教育體系中充分彰顯自己的地位和作用。

 

内蒙古快3走势图和尾